我是一名研究生,因为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,所以在漂亮女生面前非常自卑。我根本不敢想与漂亮女生爱恋,只求做她们的奴隶,做她们的狗。但大学生活过去快两年了,我一直没有机会做漂亮女生的奴隶。

又是一个夏季即将到来。四月下旬以后,天开始热起来,漂亮女生更加漂亮起来,一个个穿上凉鞋,白嫩的玉足露在外面,看得我垂涎欲滴。但我是一个屌丝,只能偷偷看看。看着一个又一个美女的白嫩玉足与漂亮鞋子,看着高富帅和白富美情侣们接吻,我很受刺激,我真想跪在白富美脚下舔她们白嫩的玉足,哪怕舔她们的鞋子也好啊。每见到一位白富美我都想跪在她们脚下舔脚舔鞋,甚至我看到正在接吻的高富帅和白富美情侣,我也想过去趴在白富美脚下舔鞋。

一天上午,在学校图书馆的电梯中,有一位漂亮女生和我一起,她穿着漂亮的凉鞋,她白嫩丰满的玉足展露在我面前。我忍不住看起来。她发现了,露出不屑的神情,好像在说,你连舔我的脚都不配。

这天下午,我走在校园路上,前面有两对白富美和高富帅情侣在聊天,我神情顿时自卑委顿起来。我从她们旁边经过的时候,只听到一位穿着凉鞋的白富美笑着说:“喂,你们看他的表情怎么那样?”另一位穿着凉拖的白富美笑着说:“他是见到咱们很自卑。他这样的男生不少,见到漂亮女孩子就恨不得跪下舔脚。”凉鞋美女说道:“就他那样,舔咱们的脚都不配。”凉拖美女说道:“就是,他只配舔咱们的鞋。”她们的羞辱让我很兴奋,我真想跪下爬到她们脚下去舔她们的鞋,但没有勇气去做。但我还是忍不住往那看了一眼,发现她们正鄙视地看着我。看到我看她们,她们眼里是挑衅的眼神,那意思就是你只配舔我们的鞋。

当天晚上,我想着上午漂亮女生看我的鄙视眼神,想着下午两位美女对我的羞辱,又想着她们白嫩的玉足和漂亮的鞋子,我忍不住收音起来,边收音边想着被她们玩弄的情形,很快释了。第二天早上,又想到昨天的情形,忍不住又收音起来,再次释了。 

周末的一天下午,我去一个公园游玩,我想,要是能遇到美女,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就好了。当我上到半山腰一个幽静的小径拐弯处时,我想如果能在这里遇到美女多好啊,又没有其他人,正好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。

就在这时,我突然发现旁边的树丛里支着一个帐篷,帐篷旁边有一个男生和女生在站着接吻。那男生对着我,长得很英俊秀气。他看到我,停了下来。

女生也感觉到有人来,她转过身来。我一看,真漂亮啊。他们应该和我一样都是大学生。这女生是典型的白富美,那男生是典型的高富帅。

白富美看了我一眼,露出不屑的神情:“你偷看我们干什么?

在她鄙夷的眼神下,我的自卑感被激发出来。我一下来了勇气,我突然跪在她脚下,一连给她磕了三个头:“女皇,我想做您的奴隶。”

她鄙夷地说:“什么?做我的奴隶?真下jian,我不需要。滚!”

我咚咚给她磕头:“求您了,女皇!”

她鄙视地说:“你磕一万个头也没用,快滚!”

我说:“女皇,我不影响你们,你们继续接吻,我在您脚下舔您的鞋。”

白富美听我这么说,笑个不停,“真是条jian狗啊,居然要舔我的鞋!老公,我倒想玩玩这条狗。”

他男朋友:“他在这里也好,咱们一边接吻,一边让他跪在你脚下舔脚,不会影响咱们,反而增添乐趣。”

白富美:“老公说得好,就让这个jian狗在我脚下舔鞋,就当咱们出来时带着一条狗过来。”

我给她磕头,“多谢女皇!”

白富美鄙夷地说:“看你那个下jian的样子,真是条jian狗。”

我说:“谁让女皇您那么高贵呢!能做您的狗是我的荣幸。”

白富美又大笑起来,“真是个下jian坯!”说完,她一脚把我踹到在地上,然后一脚踩在我脸上。她男朋友坐在帐篷边兴致勃勃地看着。

白富美用力碾压我的脸:“踩死你这只jian狗!”

我伸出舌头,舔着她的帆布鞋鞋底。

她感到我在舔她的鞋,就对她男朋友说:“老公,这个jian狗在舔我的鞋底。”然后,她用力踩我的舌头,踩的我好疼。我只好把舌头缩回嘴里去。

她两只脚轮流碾压我的脸,我的脸被踩的扭曲变形。踩着踩着,她双脚站在我脸上,“踩死你这只jian狗!”

我感受到巨大的压力。幸好,她踩在我脸上的时间不长。但很快,她又接着双脚踩在我脸上。没多久她又下去,接着又双脚踩在我脸上。就这样,我的脸被她双脚踩了十几次,前面她双脚踩在我的脸颊上,后面她一只脚踩在我的额头上,一只脚踩在我嘴上。

白富美:“老公,我真想踩死这个jian货!”

她男朋友:“宝贝,小心点别摔倒!”

她说:“老公,放心吧!”

她从我脸上跳下来,然后把鞋使劲往我嘴里插。我张开嘴,配合她。她的帆布鞋鞋尖全部插进我嘴里。之后,她把帆布鞋拔出来,把另一只帆布鞋插进去。随后,她轮流交替把两只帆布鞋往我嘴里插。

白富美:“老公,这个玩具真好玩!”

她男朋友:“宝贝,那你就好好玩!”

白富美:“嗯!”

“jian狗,跪起来!”白富美命令道。我跪在她脚下。

她接着把两只鞋轮流往我嘴里插,后来就变成踢。玩了一阵后,她又两只脚轮流踹我的两个脸颊。最后,她一脚把我踹到在地上。然后双脚踩在我脸上。

“老公,过来亲亲!我站在这jian狗的脸上和你接吻。”

她男朋友过来了,两个人接吻起来。接吻声我都能听到,但我的脸被她踩在脚下,什么也看不到。

她踩在我脸上和男朋友至少接吻了五分钟,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谁让我是她的狗呢?既然我是她的狗,我就有义务舔她的鞋。就在她们接吻的时候,我伸出舌头舔着她的鞋底。

之后,她从我脸上跳下来。她男朋友:“你看他脸上全是你的鞋印!”

白富美:“他就是我脚下的足球!老公,咱们继续,就当他不存在。”

她们继续接吻,在她们接吻时,白富美一只脚抬起来插进我嘴里,我舌头蠕动着,舔着她的鞋。过了一会,白富美又把另一只鞋尖插进我嘴里。

接下来,白富美一只脚踩在我嘴上和她男朋友接吻,我伸出舌头舔着她的鞋底。虽然很卑jian,但我却充满了快感。既然跪在白富美脚下磕头舔鞋这么难,那么以这种方式舔上白富美的鞋也是挺好的。

接着,白富美的一只脚又踩在我脸颊上,继续和男朋友接吻,我继续舔着她的鞋底。随后,白富美的脚踩在我额头上,我往上看着她们接吻。

过了一会,白富美一脚踩在我胸脯上,一脚踩在我脸上继续和她男友接吻。

一阵后,她们停了下来。白富美双脚踩在我胸脯上,我向上崇拜地看着她,她往下鄙视地看着我。接着,她一只脚踩在我嘴上碾压起来。

随后,她从我身上跳下来,然后说道:“jian狗,趴在地上!”

我翻过身,趴在地上。她一下双脚踩在我背上,并在我背上跳起舞来。

她男朋友:“宝贝,你舞跳的真好!”

白富美:“老公,我现在感觉真好!”

玩了一阵后,白富美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她使劲往下踩,“踩死你这只jian狗!”

之后,她从我身上跳下,然后又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使劲往下踩,想把我的脸踩到土里去。

她走到我前面,用脚尖挑起我的下巴,见我满脸是花草泥土,笑起来。接着,她又把我的头踩下去。

她把脚从我头上移开,我的嘴距离她的鞋很近,我就向前爬了爬,把嘴贴在她的绿色浅筒帆布鞋鞋面上舔起来。

她鄙夷地说:“真是条jian狗。”然后她对她男朋友说:“老公,你看他像不像一条狗?”

她男朋友:“像,宝贝。他就是你的狗。”

白富美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揉搓起来。

过了一会,她说道:“jian狗,我和老公接着接吻,你趴在我脚下舔鞋。”

我趴在她们中间,胳臂放在她们的鞋之间,然后,我把嘴贴在她的帆布鞋鞋面上舔起来。她们接吻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。她男友亲吻的是她的嘴、她的脸,而我却舔的是她的鞋。不过,我也知足了。作为一个屌丝,能够趴在白富美脚下舔鞋已经很不错了。而且,趴在白富美脚下舔鞋的感觉比亲吻女屌丝的脸感觉更好。宁肯不吻女屌丝的脸,也要舔白富美的鞋。

她们暂停,白富美:“老公,你看他在咱们脚下舔鞋的样子,比狗都jian!”

我说:“女皇,是您太高贵了。能舔您的鞋是我的荣幸。”

她鄙视地说:“真是个下jian坯,也就只配舔我的鞋。”

我说:“女皇说得是,jian奴只配舔您的鞋。但是舔您的鞋感觉比舔女屌丝的脸感觉更好。”

她们笑起来。白富美很得意:“jian狗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我一边舔她的鞋,一边回答:“主人,jian奴没有女朋友。”

白富美:“就是,像你这么下jian的人,怎么会有女朋友。”

我说:“如果能做您的狗,我宁愿不找女朋友。”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上翻飞。

白富美:“你想做我的狗,我看你够不够格。jian狗,叫几声我听听。”

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”,我叫起来。白富美听后笑弯了腰。

“还真是条狗,叫的真好听,再叫几声”,白富美笑道。

我接着又叫了几声。

之后,我继续舔着她的帆布鞋,我把她的鞋面、鞋帮舔了一遍又一遍。

白富美:“jian狗,你除了磕头、舔鞋,还会什么?”

我说:“女皇,我还可以舔您的玉足。”

白富美:“切,你这jian狗配舔我的脚吗?”

我说:“当然不配,我只配舔您的鞋。”

白富美:“算你还有自知之明,就不说你如何下jian,就你这个屌丝样,也就只配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。”

我说:“女皇,我想把您的袜子含在口中品尝,不知可以吗?”

我的话再次使她们大笑起来。白富美:“真是条jian狗。好,我就把袜子恩赐给你,你要好好品尝。”

我给她磕头:“多谢主人赏赐。”

白富美:“jian狗,那你把我的鞋脱下来吧!”

我用嘴咬开她的鞋带,然后用嘴拽她的鞋跟。她见我用嘴给她脱鞋,再次大笑起来,“你真是条jian狗啊!”

我用嘴脱下她的一只帆布鞋,正当我要接着脱她另一只帆布鞋时,她一脚踩在我头上,把我的嘴踩进她的帆布鞋中。可能是我的下jian刺激了她的施虐欲。她用力踩着我的头:“jian狗,你的嘴就在我鞋里呆会吧。”然后她对男朋友说:“老公,咱们接着亲吻。”她们又亲吻起来。我闲着无事,就舔起她的鞋垫。

过了一会,她把脚从我头上移开。然后,她用脚尖把我的下巴挑起来,把嘴伸到我嘴边,“jian狗,用你的狗嘴把我的袜子脱下来。”

她男朋友,“宝贝,你真聪明,知道让他用嘴给你脱袜子了。”

她亲了男朋友一下说:“他也就只配用嘴给我脱鞋脱袜。”

我用嘴咬住她的袜尖,很快把她的白棉袜脱下来,之后,我把它裹胁到嘴里。

白富美见我用嘴把袜子吞进去,又大笑起来。同时,她又把我的头踩下去,把我的嘴又踩进她的鞋中。我含着她的棉袜品尝起来。

她和男朋友继续接吻起来。过了一会,她把我头上的脚移开。然后她把脚伸进鞋中,把另一只脚伸到我嘴边。我用嘴脱下她这只鞋,并叼下她另一只棉袜。当她看到我嘴里鼓鼓的,还有一点袜尖露在外面时,又大笑起来。

“jian狗,把袜子都吞进去,不许露在外面。”她笑道。

我把她的袜子全部裹挟到口里。

她把一只脚从新脱的帆布鞋中抽出来,然后把我的嘴又踩进去。之后,她坐到布垫上,把另一只帆布鞋放到我头上。“jian狗,我和我老公玩了,不理你了,你要是感到无聊就咀嚼我的棉袜。”

我说:“多谢主人!”之后,她们到帐篷里面玩去了,我就趴在那里,嘴里含着她的棉袜埋进她的一只鞋中,头上还顶着她的另一只鞋。就这样我趴了一小时。

一个小时后,她才过来。她站在布垫上,把脚趿拉进我头上的帆布鞋,然后命令我跪起来,并把袜子取出来。之后,她把帆布鞋甩出去,“jian狗,爬过去给我叼回来。”她想着法子羞辱我。

我朝她的帆布鞋爬去,爬过去后,用嘴把它叼了回来。她又把另一只鞋甩了出去,“jian狗,把它衔回来。”

她又把一只帆布鞋甩出去,“jian狗,爬过去把它顶在你头上。”

白富美对她男朋友说:“老公,你猜我能不能击中?”

她男朋友说:“恐怕击不中!”

白富美:“能击中!”说完,她把另一只帆布鞋向我甩过来,但没有击中我头上的帆布鞋,而是砸在我脸上。我头一动,头上的帆布鞋掉了下来。

她男朋友:“我说没击中吧!”

她说:“击中了啊,那不是掉下来了吗?”

她男朋友:“那又不是你直接把它击掉的。”

她说:“我再来,这次要把它直接击掉。”然后她对我说:“jian狗,把两只鞋都叼回来。”

我把两只帆布鞋都叼到她脚下。她把一只帆布鞋朝另外一个方向甩去,我爬过去,把帆布鞋放到头上。

白富美又把鞋朝我甩过来,这下击中了。白富美欢呼起来。

她男朋友:“宝贝,你真行!”白富美:“老公,我再玩个新花样。”然后她对我说:“jian狗,把我的鞋都衔回来。”

她把一只鞋又甩了出去,我爬过去。白富美:“jian狗,把它插到你嘴里!”我把她的鞋插好后,她把另一只鞋像我甩过来,正好击中插在我嘴里的这只鞋,它们一起掉了下来。

白富美又是一阵欢呼。她男朋友:“宝贝,你的脚法真准啊!”

白富美:“那是!”“老公,我又想到一个玩法。”然后,她对我说:“jian狗,把鞋叼回来。”

她把两只棉袜系起来,然后绑在我眼上。之后,她把两只帆布鞋甩出去,“jian狗,爬过去把它们叼回来。”由于蒙住眼睛,我费了很长时间才把它们都叼回来。

白富美一脚踹在我头上,我倒在地上,她一脚踩在我嘴上。“真是条笨狗!”

刚才只是注意到她的脚白嫩丰满光滑,这一踩又感到柔软细腻,我忍不住舔起来。她把脚缩回去,“jian狗,你竟敢舔我的脚丫,我踩死你。”

我跪起来给她磕头:“主人恕罪,jian奴错了。jian奴自知不配舔您的玉足。请主人责罚。”

白富美:“给我站起来!”

我说:“主人,我只配跪在或趴在您脚下,不配站着。”

白富美:“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。”

我站了起来,白富美在我脸上左右开弓,一连打了我二十多个清脆的耳光。

白富美停住手,“jian狗,跪下!”。

我跪在她脚下,咚咚地给她磕头。

白富美:“你个jian狗再敢用你的舌头舔我的脚丫,我打死你。”

我说:“主人,jian奴错了。”但我实在是想舔她的玉足,就说道:“jian奴自知不配舔主人您的玉足,但考虑到您走了那么远的路,脚肯定累了,就让我给您舔舔解乏吧。”

白富美:“不行!你个jian狗根本不配舔我的脚!”

我跪在她脚下不停地磕头:“主人,奴隶求您了,给奴隶一个为您服务的机会吧。我一定会把您的脚舔得很舒服。”

她男朋友:“宝贝,你就看在他可怜的份上让他舔舔吧,你也正好放松一下。就当他用嘴给你做足疗了。”

白富美:“看在我老公的面子上让你这个jian狗舔我的脚。”说完,她坐着把脚伸到我嘴边。我把她左脚的大脚趾含在口中吮吸起来。之后,我把她的每一个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,我用舌头把她的每个脚趾包裹住来回录动,我把舌头伸进她的脚趾缝来回蠕动。

白富美:“老公,没想到还真是舒服,这个jian狗舔的还真不错。”她吻了一下她男朋友。“老公,咱们接吻,让这个jian狗舔我的脚。”

她和男朋友又接吻起来,她男朋友亲着她的嘴,我吮吸着她的脚趾;她男朋友亲着她的脸,我的舌头在她的脚底来回摩擦;她男朋友亲着她的额头,我的舌头在她的脚面上飞舞。

她们接吻着来了激情,要做事了。她们进了帐篷,帐篷外面只有白富美的两只玉足。在她们做事的时候,我趴在地上不停地吮吸着白富美的脚趾,舔着她的脚趾缝,舔着她的脚底,舔着她的脚面,我把她整个脚舔了一遍又一遍。

她们了事后,白富美:“老公,做事的时候有个狗给舔脚真舒服。”

我说:“女皇,我愿一直做您的狗。”

白富美:“老公,我想出去便便!”她男朋友:“咱们这就出去找个洗手间。”

我说:“女皇,我就是您的便器,您用我就可以了。”白富美笑弯了腰,“你真下jian啊。好啊,我就把你当便器了。”接着,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响声,她的玉水全部进入我嘴里。事后,白富美鄙视地说:“真是条无比下jian的狗。”

我说:“能做女皇您的便器是我的荣幸。”

她们要离开了,临走时,白富美把棉袜塞进我嘴里,“jian狗,跪在这里一直到看不见我为止!”


打赏

好文章,更需要你的鼓励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载至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
浏览次数:9170 次浏览

发布时间:2024-06-16 21:33:01

本文链接:http://phxcmc.com/show-6070.html